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

 
 

邓丽君的那个年代  

2007-05-08 21:13:00|  ࣺ ɶ˵ɶ |  ǩ |ٱ |ֺС 

  LOFTER ҵƬ  |

2001???/STRONG<

 

象我这样,出?0年代、在80年代进入社会的人,在心灵的主题词上,?有邓丽君,一定有摇滚?/P<

 

大学的时候,你一定和我一样,追?过邓丽君的磁带,听她的歌声从砖头?的?式录音机的单喇叭里面潺潺流出。我们的第一次周末舞会,也一定同时响起过她的歌声。那时侯没有卡啦OK,不过,我们?在学校的食堂或?大院里,?和着那个现在已经看不见的手提录音机,同声高唱过?爱的寂寞》?我们?唱那首歌,可能是因为,当时的党委书记们曾经共同抨击过这个靡靡之音。我到现在还很奇怪,为什么他们在批评靡靡之音的时候都共同地喜欢举这个例子。我很?疑某个当时的理论家可能在某个内参上猛烈抨击过它,认为革命青年不应该有寂寞的,尤其是那种因为爱才有的小资产阶级的寂寞?可惜,那时?我们还没有机会追星?

 

邓丽君一直没有机会踏上大陆的土地。我有时候想,如果她活到现在,象罗大佑一样到杭州?唱会,一定会看到拖儿带女的我的同龄人们挤满每?飞往天堂的航班?我唯?机会?988年,在洛杉机,我驱车从圣迭戈奔去,就为了亲眼看到她?那天,剧场里面挤满了大陆的学生,他们大声的应和让丽君流着眼泪唱?甜蜜蜜?。据说,每年邓丽君的忌日,她在宝岛最后的归宿前,总会出现落款是北京?上海、西安?的鲜花?有一次,那里面,有我?。说起来可笑,那时侯,我们到处打听在香港红堪体育馆奋勇上台和邓丽君同唱的大陆哥们是谁。我们那时侯觉得他是英雄?/P<

 

大学毕业后不久,崔健来了。那天晚上,大雨盘沱,没有遮盖,音乐轰鸣。我们和?浑身湿?的崔建一起,四个小时。当他唱到第六遍《一无所有?的时候,声音已经和我们一样几乎成了嚎叫,雨水和泪水洒满每个脸庞?我过去经常想,如果崔健唱?邓丽君的歌曲,该多么有意思!

 

今天,我在听这样的歌曲??叫?告别的摇滚?的CD。轮回?郑均、黑豹?藏天朔?唐朝,一起翻唱邓丽君的歌曲?“在我们的周围,生活?样一群年轻勇敢的音乐家,他们在认识列农和迪伦以前?接触的也正是邓丽君?虽然,最终他们?择了另一种音乐表现形式?很久以来,我们一直在寻找?展示他们共同创作应约的机会,未曾想到,最??创作的却是如此伤感的主题。他们用自己的理解方式重新演唱那些脍炙人口的作品,这正是我们也是他们的最初动机?”这张唱片的制作者说。令人感动?

 

******

 

写下上面这篇文章后不久,2001年的今天,我在香港?正好碰上,邓丽君的新唱片首发!是的,真的是新唱片。具体的请看下面的?缘由”?那天,香港大雨?冒雨跑到首发的铜锣湾。我们家数以百计的邓丽君唱片和磁带中,增添了?贵的?收藏。如下?

 

邓丽君的那个年代 -  -

 

?的包装?下左?包装盒,据说那是她最后一张照片?下左二是印刷得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CD。下左三是歌词?上左?里面?画册,全部黑白,这张照片说明是,她在巴黎的住?自己为自己录音,唱出这张唱片中某?歌曲时?的留影?上右二,是邓丽君文教基金会的介绍?/P<

 

邓丽君的那个年代 -  -

(点击上图可以看得更清晰)

 

谢谢邓长禧?让我们有机会听到邓丽君在?松的状?下,唱出的永远的歌声。这张唱片最有意义的是一些由中央乐团管弦乐伴奏的歌曲。那是由制作人请乐团伴奏,然后合成制作的。根据制作?的介绍,用管弦乐伴奏,曾经是她的愿望?/P<

 

椰子树的长影,掩不住我的情谊?/P<

明媚的月光,曾照亮了我的心?

 

唱片包装中的画册全扫描,请见?a HREF="http://blog.sina.com.cn/u/59179f440100080b" TARGET="_blank"<邓丽君最后的照片、足迹和歌声

 
 
Ķ(2906)|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