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比老榕年轻

老榕

 
 
 

日志

 
 

从未感到过的爱国精神:布雷加大战背后的故事【全译洛杉矶时报】  

2011-07-19 16:11:00|  分类: 阿拉伯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n Libya, rebel casualties tell the story behind fight for key city

反抗军伤亡道出布雷加大战背后的故事 

 

反抗军与穆阿迈尔·卡扎菲的部队正在石油重镇布雷加港鏖战,一位负伤战士的爱国精神感动了他的父亲,医生们正在医治卡扎菲武装埋设地雷所造成的重大伤亡。

 

来源:洛杉矶时报 

英文网址:

http://www.latimes.com/news/nationworld/world/la-fg-libya-rebels-wounded-20110719,0,2143198,full.story

作者:David Zucchino,洛杉矶时报

完成时间:2011-7-19

完成地点:利比亚艾季达比耶

翻译:@skipper79 

 

从未感到过的爱国精神:布雷加大战背后的故事【全译洛杉矶时报】 - 老榕 - 比老榕年轻

 

利比亚,在反对派控制的艾季达比耶,医院内医生们和反抗军战士正在医治他们身受重伤的战友。

 

Rajab Zawiyeh是一位利比亚商人,在听说石油重镇布雷加港爆发激战两天后,他驱车驶向反对派据守的艾季达比耶。

 

25岁的Imad是商人Zawiyeh的儿子,他正在前线奋战。商人Zawiyeh担心儿子的安全,周一一早,有人打手机给他:他的儿子受伤了。

 

57岁的商人Zawiyeh冲到艾季达比耶医院,他看见一层薄纱罩着他儿子满是血污的脸颊,年轻人的腿上包着染血的纱布。

 

反抗军攻打布雷加港到了第五天,在布雷加港外围,一枚卡扎菲武装发射的火箭弹落地爆炸,炸点离Imad仅有几码远。Imad告诉父亲:“我的脸和腿受伤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尽力忍住眼中的泪水。

 

商人Zawiyeh说,这泪水不是源于伤心,而是源于骄傲。他已在卡扎菲的统治下生活了41年,但从未感到过这种爱国精神。他说:“现在我知道什么是爱国者了。我为自己的儿子而骄傲。他是英雄。”

 

在薄纱下,Imad做了一个鬼脸说:“我一复原就回前线。”他的父亲也面露喜色。

 

在医院的墙上写着一个花名册,那是一长溜阵亡、受伤者的名单,Imad Zawiyeh的名字也被加在了里面。经过几周的平静之后,反抗军向卡扎菲武装据守的布雷加港发动了猛攻,而由此产生的大量伤员让为数不多的医生、护士手忙脚乱。

 

Mohammed Abdulkarim医生从一个病患跑到另一个病患,大脑里不断更新着伤亡人数。当他走过昏暗的大厅时,嘴里也在不停地念叨着。他念叨着:“周四1人阵亡,周五10人,周六9人,周日4人。”这些天的负伤人数分别为:14人、86人、83人、63人。在四天的战斗中,总计有24人阵亡,246人负伤。

 

Ramadan Salem医生介绍说,其中超过半数的伤亡是由(卡扎菲)政府武装埋设的地雷造成的。剩下的大部分是由火箭弹和迫击炮造成的。他说:“这些地雷造成的伤害很大;它们非常危险。”

 

由于这数百枚地雷(一些反抗军称有数千枚),反抗军的推进受到了阻碍。布雷加港距离艾季达比耶45英里,距离反抗军大本营班加西140英里。自二月中旬,反抗军将卡扎菲武装赶出利比亚东部大部分地区后,布雷加港已经易手至少三次了;从3月31日起,该城和石化设施处在(卡扎菲)政府武装的控制之下。

 

周一,在距离医院几英里之外,反抗军战士Khabab Sadiq正在向艾季达比耶疾驰,后面还跟着一辆鸣着警笛的救护车,救护车里运来了更多的伤患。

 

Sadiq是刚刚从前线回来的,他说,布雷加港已经被四面包围了,其中包括反抗军利用船只从海上发动的进攻。反抗军已经进入名叫新布雷加区的一处沿着海岸的居民区。不过,在城区和石化设施,卡扎菲武装仍在死守。

 

他说:“就是地雷,每天我们都能清除许多。”

 

在医院,战士们抬着受伤的战友,伤者的鲜血染在他们的制服上。在战士们的后面站着亲友们,他们的脸上满是愁云。

 

到了下午晚些时候,至少有12名伤者被送到医院。

 

25岁的Sanad Deab在轮床上痛苦得辗转反侧。他在距布雷加9英里的地方战斗时被击中。一位战友紧握着他的手。

 

22岁的Abdelhakim Mohammed曾是医学院的学生,随后他在前线担任军医。他在跑去救治一名腿部受重伤的战友时,一块弹片击中了他的背部。

 

32岁的Fouzy Sharif是一门改装落地型直升机火箭炮的炮手。在他发射火箭的时候,一枚火箭爆膛了。他的右手重伤,还断了两根骨头。

 

还有那位商人的儿子,年轻的Imad Zawiyeh,,他在2号床。由于医院破败不堪,大群的苍蝇飞来飞去,所以他的脸上罩着薄纱。

 

Zawiyeh的父亲在布雷加港生活、工作了35年,直到3个多月前,卡扎菲武装最近一次占领布雷加港时,他们全家逃离了那里。Zawiyeh本人在布雷加港出生、长大。他说:“我现在是在为解放我的家乡而战。”

 

他的父亲赶跑围着儿子脸转悠的苍蝇,说道:“不仅仅是布雷加,还要向的黎波里进军,直到终结卡扎菲。”

 

在外面的大厅里,突然有人大叫起来。这是又一位烈士去了,是第25个。烈士的战友们十分悲痛,他们中一人只记得阵亡者的名字是Mutez。

 

那位阵亡者躺在医院主通道处的一张轮床上,遗体上紧紧裹着蓝色床单,只有苍白的脚露在外面,脚指头上还裹着薄纱。

 

那些将伤者送来医治的战士们走过他的遗体,每个人都停下来弯下腰,轻轻地吻过烈士。随后,他们走出医院,驾驶车辆返回前线。 

  评论这张
 
阅读(5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